您现在的位置: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 >> 教学教研>> 学科网景>> 体育>> 正文内容

终于,这次校园足球会议没谈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

终于,这次校园足球会议没谈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9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终于,这次校园足球会议没谈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

  

不久前在浙江金华召开了一次比较另类的校园足球会议。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等150多名与会人士整整一天都在开会研讨。奇怪的是,没人再借校园足球之机憧憬未来,大谈特谈培养球星以及世界杯夺冠等远大宏伟的目标。

会议现场,有位发言嘉宾问:“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去当运动员?请举手。”偌大的会场,举起了四五只手。

“那么,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去当足球运动员?请举手。”三四只手不太自信地举了起来。

这次会议的名称是“2017‘绿茵星生代’全国校园阳光体育足球班级联赛发展研讨会”,与会者都是从事校园足球的有关人员,有教育部门的官员、校长、体育老师以及张路这样的足球专家等。但他们对培养足球运动员这个话题明显缺乏兴趣。

相比于“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足球教练邓展望带来的足球挽救一个问题少年的真实故事,要更接地气、更有实际意义。

2010年,邓展望为校队招队员,一个瘦瘦的小学二年级孩子前来报名。

“那孩子有皮肤过敏症,还轻度哮喘,说实话我当时不想要他。但他跑得快,有踢球的天赋,门前嗅觉好。于是我就把他招进了球队。”邓展望说。

每次球队在外地过夜,这孩子都要自带被子,怕酒店被子不干净引发皮肤过敏。四年后,孩子上六年级的时候,外出比赛再不用自备被子,个子也长高了。

“现在这个孩子已经随全家移民国外了。他妈妈至今还隔三差五地和我联系,感谢我拯救她的孩子。她告诉我,那个孩子通过踢球,身体机能明显变好,免疫力增强,不用担心皮肤过敏了。他妈妈后来告诉我他还沉迷游戏,如果不来踢球,肯定废掉了。他妈妈一辈子都会感谢我,感谢足球。”邓展望说。

这个孩子的变化让邓展望深受启发,他决定让全校的孩子、不仅仅是校队的孩子都有机会接触足球,让更多的父母了解足球为什么被称为“美丽的运动”,打消“假赌黑”的错觉。于是从2012年起,他开始组织全校班级联赛。赛季设在每年的四五月份。连续五年,这两个月已经成为学校的传统节日。

“我们学校高三都有班级联赛。我们校长认为,每天踢40分钟球,能放松精神,把学生从紧张的学习中解放出来,提高学习效率。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邓展望说。

邓展望在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已经工作9年。他的学生中没有一个成为专业或职业球员。他并不引以为憾。

他说:“能让我们学校尽可能多的孩子参与到足球中来,这就是我最大的成功。我们校园足球不是为培养精英运动员的。”

中国的校园足球承载着类似欧洲草根足球俱乐部的功能。记者几年前曾经探访荷兰一家业余俱乐部。这家拥有65年历史的俱乐部从来没有培养出一个职业球员,更莫谈国脚。当地负责体育的副市长当时对记者说:“这个俱乐部是为当地社区服务的,不是为了培养国家队选手的……这些俱乐部让我们整个荷兰民族变得更加健康……孩子们快乐地踢球,健康地成长,就是最大的成功。”

米兰·昆德拉说:“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像邓展望这样在基层扎扎实实工作、不自矜、不炫耀的人,往往更容易参悟事情的本质。

与今年35岁的邓展望相比,著名专业足球人士张路走的是苦思调研的路子。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考察和思考中国足球问题。退休之后,他认为自己思有所成。这次听说要召开一个有关校园足球班级联赛的研讨会,他推开手头的一堆邀请,兴冲冲地坐了近八个小时的火车从北京来到金华。他说那里有一群同道在等着他。

张路在很多场合都曾讲过这样一个题目:我们是怎么把中国足球搞垮的?希望能引导大家痛定思痛、不要再让锦标功利主义毁掉中国足球。他因此无比痛恨功利主义,也因此无比支持面向全体学生的校园足球班级联赛。

他说:“班级联赛是校园足球最重要的事,是学校普及足球的最好形式。”他为这次研讨会带来了自己研究校园足球多年的心得:小场瞎踢,健康快乐。

张路在会议现场为大家播放了一段录像,上面有两块标准篮球场被划分成了六块足球场地,孩子们在场地内不受干扰地自由踢球。他说:“这是我理想中的校园足球--小场地,小球队,胡踢一通,尽情地玩。”

张路认为,孩子们看似是在瞎踢,其实里面大有学问。他说:“在自由地比赛时,孩子一直都要思考。只有在自由的氛围,他们才能得到健康的人格培育。我们孩子缺少想象力、创造性、自主性和自律性,自信心差。这是中国孩子的通病,原因在于缺乏集体运动的培训和熏陶。从小就对孩子进行枯燥的一招一式的技术磨炼,其实是在扼杀孩子的创造力。没有创造力,技术再好也没用。”

张路的“小场瞎踢”理念让很多人深受启发。一直在赞助校园班级联赛的果倍爽饮料负责人刘中才兴奋地说:“我们去年对班级联赛投了很多钱,今年要投更多,为孩子们瞎踢球创造条件。”

作为同道,张路说了一句和邓展望相同的话:“我们的目的不是培养精英运动员。”他认为,足球在校园内是功能强大的教育工具,重在普及,让亿万学生能通过足球接受教育。“如果仅仅从竞技角度去理解足球,那境界太低了。因此,我们千万不要在校园内去搞精英足球,一搞这个,功利主义等乱七八糟肯定会卷土重来,一切都会完蛋。”

因此,校园足球首先是教育,其次还是教育。这是足球的大境界。有人说,其次是体育,是足球。这有可能重走教体分离的老路,一条越走越窄的道路。

武汉硚口区负责校园足球的教育官员陈大林目睹了太多体教分离酿造的悲剧。他说:“我以前当过老师、校长,现在是主抓体育的官员,这些年看到的尽是体教分离给孩子们带来的问题。这样的老路不能再走了。”

从去年起,硚口区64所中小学全部开展校园足球班级联赛。陈大林说:“我们现在就想认认真真地搞班级联赛,这是真正让足球改革精神落到实处、让全体孩子受益的措施。再有五六年我就退休了,不想再留遗憾。”

硚口区是阳光体育校园班级联赛的根据地。去年10月底,2016-2017年度全国校园阳光体育足球班级联赛就是在那里启动的。据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领导办公室负责人刁铁民介绍,经过两个赛季的运作,全国报名参赛学生运动员总数已经超过30万,比赛场次超过6万场。

阳光体育校园班级联赛的具体负责人陈智勇说,班级联赛是良心工程,不能忽悠作假,久久为功才是正道。凭此,他们要打造一个闪光的公益品牌,将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参与进来。

  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领导办公室负责人刁铁民在研讨会上讲话

在大牌球星、世界杯、职业联赛吸尽一切眼光的当下,校园足球工作平淡如水,默默无闻,无人关注。但一直有人甘于寂寞地在这里辛苦耕耘,如邓展望、陈大林、陈智勇,以及从职业足坛退隐的张路,以及更多从事校园足球的同道。

他们的努力如果能够收获社会对于足球的正确认知,收获孩子的健康成长,收获家长的感激和拥戴。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与这样的收获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境界。

卸掉“培养球星”和“世界杯夺冠”这样的手铐脚镣之后,校园足球将和中国亿万孩子一起焕发勃勃生机。

2006年9月,新华社记者在伦敦探访英格兰校园足总,采写《校园不是足球人才培养基地》一文。史海钩沉一篇旧作,希望能对11年后的今天中国校园足球开展有所启示。

新华社伦敦9月3日电题:校园不是足球人才培养基地

记者马邦杰

当李连江握紧约翰·瑞德的手时,他感觉自己的手握的是一段长达百年的历史,那里有他要寻找的答案。

作为中国中学生体协足球分会秘书长和高级教师,李连江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中国中学生足球运动发展的方向是什么?是培养职业球员,还是普及这项运动?

近日随中国青少年足球队来英国访问的李连江,在见到英格兰校园足球总会首席执行官瑞德及其同事后,他找到了答案:中学生足球运动应该以普及为主。

但同中国队一同前来考察的中国足协主抓青少年足球的官员崔永利却多少感到有些失落。他本想弄明白英格兰校园是如何为职业足球培养后备人才的,但得到的答案却是:学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免受足协影响,校园足球不是为了培养职业球员。

在英格兰的中学校园里,足球就是一种单纯的体育教育手段。前英格兰校园足球总会主席凯文·魏尔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英格兰校园足总已经有102年的历史,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通过足球这个媒介来培养学生在心理、道德和身体方面全面发展。我们的学生成为职业球员的只是凤毛麟角。”

据瑞德介绍,英格兰校园足总每个赛季都组织多场各个年龄段的校际联赛,上个赛季参赛的男生球队有3000多支,女生队有1000多支。英格兰高达98%的中小学男生都踢足球。

这么多踢球的孩子,如果最后只有寥寥几个能成为职业球员,这是否不太正常?

对此,瑞德回答说:“我们必须要清晰一个概念。足球在学校里是种体育教育手段,学校不是培养职业球员的地方。我们有个规定,如果一个学生每周上课不超过16小时,是不能成为我们的会员的。踢球和学习之间必须要有个平衡,有个非常明显的趋势我们不可忽视:踢球踢得越好,考上剑桥、牛津大学的概率越低。我们不能因为踢球而耽搁了孩子的学业。”

足球作为一种体育运动,在校园内部就应该是一种教育手段。这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却在中国因受足球职业化思潮的冲击而被长期忽视。一度有很多学校重点发展足球,只为培养职业球员。

如今这些学校的“足球事业”大多已经萎靡,中国足球后备人才链条出现危机。日前中国足协又出台了一个新举措,与教育部联手共同组建男、女足的中学生希望队。这个工程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国家队及各年龄国少、国青队及职业俱乐部培养输送高素质、高水平运动员。

根据英格兰足球发展的经验来看,中国足协的这一做法值得商榷。因为,如果将校园足球打上过深的功利烙印,将会影响学生的学业和身心的健康发展;校园不是理想的足球人才培养基地。

英格兰职业足球的后备人才是由各级职业和半职业俱乐部来培养的。这些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球探,负责把有足球潜力的孩子“挖”到俱乐部接受培训。像贝克汉姆、杰拉德、特里、兰帕德等球星都是很小就被送进了俱乐部,在那里他们接受专门训练,最后成为球星。

当然这些球星的文化水平很难让人恭维。在英格兰有个说法:踢球是不需要太多文化知识的。像在英超踢球的一些非洲球星,几乎就没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文化教育,但球技却一样出众。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开展足球运动在国内名列前茅。这次来英国访问的中国青少年队全是该校BTV三高足球俱乐部的学生。访英期间,他们战胜了英格兰校园足总选拔出来的一支球队。而这些学生的“师哥”北京理工大学足球队,在200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代表中国队战胜过英格兰代表队。

中国的学生足球水平似乎与英格兰相差不大,但职业球员水平却相去甚远。这是为什么?

这也是李连江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他说:“从学生足球到职业足球,中间应该还有个过渡环节。我们中国足协一直没处理好这个环节的问题。这一环应该在什么地方?我们还都在摸索寻找。不过我觉得,它肯定不应该是中学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