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 >> 学生天地>> 文学天地>> 正文内容

我校杨森婷同学荣获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作品展示——《大陈老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大陈老师

厦门大学附属实验中学高一1班杨森婷

指导老师:邬双

在幼稚园时期,当几乎所有人都梦想于当医生,宇航员,警察,飞行员之类的工作,我却心心念念着教师这个职业。起初是因为喜欢像幼稚园的老师一般,拍拍手里的大号又精致的钱鼓来号召所有小朋友上课和做游戏,后来当我发觉有些职业没有寒暑假时,坚定地想我一定要当老师,才可以拥有两个月加一个月长长久久的睡眠时间和闲适的慵懒,而长大之后,更多的,是对于这份职业溢怀的热切感动和由衷的崇敬。

大陈老师给我的人生上过很多课,最多的,是关于爱。

小孩子哪里懂什么真共假?长大的我面对天真可爱的妹妹常常这么想。可是小时候的我便懂得,在幼稚园,跳舞时动作笨拙是罪,会招致来老师的白眼远过于发现我喜欢算数时的青眼,碍于母亲的面子安排我上台也只是放在最不显眼的位置,在集体拍的照片几乎发现不见身影,甚至直言与母亲说,这孩子反应太慢以后学习可能需要多操心了(这是长大时候发现我学习还不错母亲才与我说的)。小时候的我变得自卑而怯懦,不敢表达。

在大班的时候,大陈老师代替了我原来的老师,成为了我的老师。她长得不算漂亮,脸上有些许雀斑,长长的头发扎得很低,但是她喜欢笑,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总感觉所有错误都可以被原谅,所有冰雪都可以被消融。她说话轻声细语,柔声慢意,让人想起江南水乡的烟柳画桥,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她弹钢琴,教我们唱《四季歌》,仿佛是《音乐之声》里的家庭教师玛利亚,音色俱全,天地广阔,升为写意,孩子们生而自由,不为教条所苦,不被世界所责。

小时候一时苦闷不得志的我突然遇到这么好的老师,总感觉被赏识,被认可,渐渐地也在各种活动中活络起来。夏天里,我最喜欢和小朋友在沙堆里建造城堡,在草地上玩过家家,在滑滑梯上畅游世界,在操场上玩“苹果站住”,每每几分钟下来,就“衣衫尽湿”了,大陈老师就在教室门口朝我招招手,说:“孩子,过来。”我听到了呼唤,便收起了兴奋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慢步走到她面前。她牵着我的手走进教室,让我在椅子上坐下,拿起纸巾小心翼翼地给我擦汗,还跟我说起一些夏天要注意防晒,不然会中暑,会生病。那一小段时间过得漫长又小心,后来当我读到张嘉佳睡前故事,大陈老师大概就是那个我所遇见的“如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

擦完汗后,她一低头,瞥见我手上因为玩泥巴变得有点脏的指甲,拾起我的手,拿起剪指刀给我剪指甲,她说,指甲太久不剪会有细菌,还会不小心划伤别的小朋友,以后指甲稍微长一点便要叫妈妈给你剪一剪。大陈老师剪指甲的方法很独特,很恰到好处,区别于母亲小时候给我剪的时候稍不小心我便我疼得乱叫。她说,要先剪左边,再剪右边,最后剪中间,最后磨平,她说这样剪出来的指甲好看,这个习惯十多年后我依然像真理一样坚信并保存,像《长恨歌》里被王琦瑶珍存在雕花梳妆盒里的金条,在岁月里沉淀着记忆。

记得临近毕业的时候,母亲带我去大陈老师家玩。大陈老师家的房子略有些古老,有一个小小的院子,种着一个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大树,只记得枝叶浓绿而繁阴,可乘凉,泛着赵家堡里因古老而沉缓的阳光。大陈老师与母亲的交谈之于与我那幼稚的对话可不一样,她可是笑着,跟母亲说我哪哪都很好,说我乐于助人,放学后会帮老师整理教室,说我不挑食,吃午饭和点心的时候总是吃得比其他小朋友都快,说我算数好,讲故事也不错,说我可以把城堡堆得惟妙惟肖,还说我以后是个可育之才。她看到这些,我很是感动,并非感动于自己,而是感动于她所看到的细节,所有关于我的。

大陈老师之于我,就好像是小林校长之于黑柳砌子,之于小豆豆,把小孩子不懂世故的愚钝化为童真的诗意和温暖,春花盛开之时,她总是温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孩子,去看看新开的花吧。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不论是从幼童到青年思想的塑造还是社会整体积极向上的意识形态,都离不开这些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精心塑造,从早到晚,夜以继日。

我十七岁的年月里,始终与这个职业密切相连。我的奶奶是早期私塾制幼稚园的老师,我的父亲,母亲,叔叔,婶婶,表舅,舅妈无一不是老师,叔公还是厦门航海学院的教授。似乎在母亲的肚子里,我便能从外面的世界听到琅琅的书声、母亲抑扬顿挫的讲课声和父亲简明易懂的几何证明。每每我寒暑假闲赋在奶奶家时,就有奶奶陪我玩珠子棋,教我折纸,剪纸,稍微长大些时,奶奶边支起老花镜,教我查字典,认拼音。

再长大些时,我上幼儿园,上小学,再而来到这个六年一贯制的实验班,我遇到了许多的老师。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然后在千万亿种可能中,成为,我的老师。就像《小王子》中那多玫瑰,我们用自己的心去感动,去驯服。

庆幸生命中遇见许许多多对我好的老师,正如冯唐所说,生命中的那些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仿木心老先生的《借我》作为结尾

借我满目葱茏的剩夏

借我明星闪耀的夏天

借我借我手里的汗巾

借我懵懵懂懂的眼眸

借我回忆的画面

借我理想与苟且

借我你素淡的世故和世界的安宁

借我远却不想走远

借我天真的庄严

借我无瑕的璞玉

借我暖心的怀抱

借我一个童年啊 你却说我还是少年